曹绣国官方网站
http://caoxiuguo.diaosu.cn
曹绣国首页>文章>正文

雕塑艺术

更新时间:2019-09-19 22:56:49 作者:caoxiuguo

    雕塑是造型艺术,是以特定物质材料创造出有体积的立体形象。立体是其造型特点,体积是其语言特点。也就是说,在空间中造型,以立体形象来打动人心。以“体积”来说话。“某种有确切形状的体积造型(包括相应质感、触摸感)这就是雕塑最根本的语言”。总之,雕塑造型艺术就是占有空间的体积的艺术。
    体积是由块面构成的。块面是体积的基本语言。犹如绘画中的线条和色彩,音乐中的音符等。块面的凹凸、起伏、显隐、高低、转换、重叠、交错,既可创造各种各样的形状来,也可传达出细致微妙的感觉和情感来。不读懂块面,就不会感知体积;不会欣赏块面,难以领略体积也就无法欣赏体味雕塑。

    雕塑是以其特殊的体积语言造型和以欣赏思考、感召、感应、联想的手段与观众共同创造为目的,以多种美学观重叠、并列、综合为基础的共生美学观。

   “雕塑艺术的高超,就在于很巧妙地应用简单的中介,艺术地表现更为丰富的自然。”然而,“艺术中最简练的往往是最不简单的。”作为处在三维空间的造型艺术——雕塑,其体积语言,并非简单地呈现某种物体自然原型,而是一种“创造性的物化活动”,是运用特殊的手段,“通过特定的技术,使特定的物质材料传达出特定的情思。”在高度简练却又耐人寻味的直观性造型背后,包含着难以直觉到富于美学哲理的形式法则,灵活多变的表现手段,必不可少的基本语言要素,多姿多彩的材料因素和错综复杂的对立统一的矛盾因素。正是这诸多因素的综合确立,给予了雕塑体积语言无穷表现力,使雕塑获得了永久的艺术生命。

构成体积语言的基本因素

    雕塑造型中的块、面,形体的比例、方向、位置变化会产生不同的视觉效应与审美情趣。块、面、形体,在体积语言中起着形式构成和情绪感应的作用。以大体块为主的综合造型让人产生简洁、直爽的快感;块面的平置让人产生平静、稳固、坦荡的心理作用;垂直的体面给人以挺拔、高耸感和向上引导的意识;斜置的块面有一种动势与不安的潜在因素;纵斜块面使视觉上感受到快捷、准确、洗练的信息时代特征。平直的形体,产生单纯、刚毅的感觉;曲线的形体富有弹性,给人以优美、和谐、温柔的韵律美;波浪状形体使人触到生命的律动……

与体积语言有关的形式法则

    雕塑是以体积的面目出现的,但不是简单的物质存在。所有雕塑都有“形”和“体积”,但不等于凡自然界有形的物体都称为雕塑。(如普通的石块、砖块、日用品、食品等)。雕塑是艺术家以泥土、木材、石头、金属等材料实体为媒介,运用视觉、感觉、触觉及亲身体验,遵循一定的视觉原则、法则,在三度空间中创造加工,使其具备美感形式,创造审美价值,表达一定的内涵、反映一定的情感、思想和精神世界的物质造型。

    雕塑以体积作为基本语言造型,不排除对称、对比、均衡、扭转等美的形式法则的运用。体积造型的对称,给人一种完整、平稳、安定、祥和的视觉满足;使人产生庄重、庄严、肃穆感;利用不同形体对比关系产生的效果和作用,可突出其各自特点,强化整体造型的丰富、多变性;在体积、块面的不对称造型形态中让视线停留而产生均衡,可使人感受到活泼、新鲜与朝气,突发一种灵感;基本形体的扭转、变换,会使人感到一种强有力的运动感、旋律感。

与体积语言有关的表现形式

    雕塑家眼中的世界无论巨微都是立体的,有体积的。所有造型无论繁简,无不是以体积的转折(或对比、缓和、平面)说明问题且完成创意的。

    雕塑体积的饱满、凹凸、高低等具有最直接的实在意义和空间联想意味。“自然界中的物质形态的形、体积,给雕塑家多种多样的体积、空间启示,并给以生命联想”。雕塑家基于自己对世界的观察、体验,触发出一种灵感,继而转换为一种创作欲,并借物质形态造型以抒发。饱满、丰硕的形体,体现着一种量感与充实,一种张力和对空间的压力,一种膨胀感,一种无穷生命的孕育;凹陷内收的形体,表露出一种量感的缺憾,一种畏缩与退怯,一种懦弱,一种缺乏活力和对空间压力的极度无奈。饱满的体积使人联想到果实、母体、太空、宇宙和一种无限包容,给人情绪上的兴奋、激动、飞跃;内收的体积产生一种怜悯、一种苍凉、一种孤独与悲哀、衰竭和精神枯萎以及情绪上的失衡。

与体积语言有关的材料因素

    任何艺术形式表现手段都离不开内容。要恰如其分地将体积语言融入造型艺术创作中,就必须依据内容、题材择取最具表现力的材料,以便更充分地展示体积语言的丰富表现力。

    纵观优秀的雕塑,除内容的深邃,形式的生动感人,语言的独具匠心外,材料的选用上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由于人们对雕塑的直觉是形体、质地、色彩的结合体”,因此,“雕塑家要花一定的精力研究物质材料的表面构造,即肌理。”掌握熟悉“材料性格”,自古至今乃为雕塑家所重视的话题。成功之作,很大程度上受所用材料质地影响。语言形式表现力发挥的充分与否,相应条件下取决于用材。科学、熟练地运用材料表现能力,使其成为雕塑语言的一部分,是雕塑家务必反复琢磨且不可忽视的因素。“变化多端的肌理效果构成了种种形象,恰如其分地体现出艺术家创作意图,传达出作者的情绪”。不同材质有着不同的体量感。例如,花岗石坚硬、质朴。其质地造型会在视觉上产生直观的厚重感和建筑感。粗糙的表面肌理结合大块面造型形式语言的运用,构成极大的魅力,给人以强烈的单纯、质朴的原始美感,易唤起人们对人类最初的艺术形成的向往。体现出一种坚定不移、稳如磐石的情志与信念。抛光的大理石纯净甜美,使人有种和谐、滑爽、细腻的观感与趣味,其与富有表现力的优美曲线造型体凝结成诗意,构成音乐般的情感旋律,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精神享受,如若置身恬静闲逸的空间氛围中;光滑的金属(不锈钢、钛材等)高贵坚贞,配以抽象、概括、简洁、明快的体面,飘逸的流线造型、体现出一种强烈动感,传达出一种现代信息、现代节奏,不失为现代造型艺术家所青睐的首选传媒;青铜高雅,抒情,陶土稚拙坦诚,木头温暖柔情……这些丰富多彩的材料都无不为艺术语言赋彩添意,科学而有效的运用材质的表现力,将增强雕塑造型语言的艺术感染力,使人从形式到内容,从语言到质地,从心灵到直觉全方位地领略雕塑,起到精神上潜移默化的审美作用。

与体积语言有关的矛盾因素

    包含在体积语言中的块面、形体,不是简单的几何形,其复杂而丰富多样,充满着矛盾的辩证因素。这些体积的高低起伏,其大小、长短的变化,刚柔方圆的结合,疏密虚实相生,隐显、松紧变换等,形成了一部宏大的形体交响乐。

    在造型自身总体艺术形式中,大小就其比例而言;长短量其尺寸而论;曲直、刚柔以其题材而定;方圆从其整体而得;疏密以其主次而分;虚实就其意境而取;粗细则因其材质而生……

    如上形式都以雕塑的内容,和所传达的情感,所反映的精神,达到的境界而诞生,并与之相辅相成,相映生辉。

    宇宙万物都包含着矛盾,雕塑体积造型更是包容着千变万化因素的矛盾综合体。

    就一件雕塑造型而言,并不只是长、宽、高的简单立方体,或仅有长、宽,高尺寸的等同单列体,而是多种多样复杂重叠、转换、变化综合而成的艺术造型体,是心灵的创造物。其整体造型中的体块单元体,有了大小、长短的变化,就有了量的区别;有了奇偶的反差,有了前后主次,就产生了空间、节奏;有了直曲、刚柔相济,就有了强弱对比;有了力度、有了弹性、就有了生命的因素;有疏密、虚实共生,就创造了时空,创造了情趣,创造了意境;有了粗糙与光滑衬托,就体现了材质…… 这些因素辩证对立统一于同一艺术造型中,其以各自职能不同,承担着不同的意义,并从不同角度,体出着作品的审美价值。使本来冰冷无情、无生命可言的物质材料,创造了躯体,充满了生机,洋溢着精神,注入了感情和生命活力。正是这些共作用于同一造型中的矛盾统一体,强化了作品的艺术感染作用,赋予了作品耐人寻味的艺术魅力。

与体积语言有关的造型类型

    雕塑体积语言所表现的形式类型大致可分为:内向型、外向型(开放型)、丰满型、残缺型。

    内向型:即造型多为静态,在体积语言的运用上多以团、块形式出现,其基本体积以整块、简洁、洗炼、概括,外观近乎平淡(其中部分体积压缩或变形)为主要特征。其静态造型中蕴藏着欲动的情绪成分、思想因素,属寓动于静的造型形式。其体现含蓄、神秘、内向的精神因素,以其并不彰显的姿态引发观众更多的关注、联想,深刻的思索、揣测、回味,让人领悟作品更深层次情感、思想、精神的境界,感悟潜在于其中的作者的人格力量,与观众产生心灵上的对话、沟通,显示一种东方式的审美情趣。
外向型:是以动示动的势态强烈的造型。其体积语言多以放射状、开放式、多方向、多层面,显现的形体错落、穿插、跌宕、交递冲入空间为其特征。给人一种开拓、进取、奔放、亢奋的激越情绪,给观众精神上产生一种鲜明的感召、鼓舞、引导作用,呈现一种中西结合式的现代感。以其无拘无束的动作势态创造性地、虚幻地扩大了雕塑的时空感。

    丰满型:主体造型以团块或类团块、非团块但其外延视觉形成相互贯通之气为基本形态。其对体积的感知、理解和运用接近极限。造型在不失其基本结构,不破坏总体的前提下尽可能地使体积结构的自然特征而又夸张肉体的丰满感。有种夸张、变形的意欲。其外形多以向外膨胀的弧线体、圆弧体为主要特征。以寓意象征手法展示给人一种不可遏制地由内向外压向空间的巨大张力。企图扩大雕塑形体的精神空间。显示出一种对空间的强行征服和占有欲,寓示着一种蓬勃的迸发力,一种抗争意识和生命力。给人一种博大雄浑的气魄,一种充盈的情绪满足和精神震撼,一种无所畏惧的精神体验。

    残缺型:其对体积语言的灵活运用和表现能力的发挥,体现了个人的特殊见解。形式上故意人为地使形象残缺化,旨在追求一种残缺美。其采取对基本体积作完整规划而有意去掉部分(非有机部分)形体,而又不失放弃形体的丰满化。其根本意义在于使所强调部分更加突出,主题更加明朗,以观者的体验、感觉、经验来完成作品非实体部分。其以不完整的局部造型为特征,在视觉上造成一种不完整的完整性,并依赖观众的观赏、体味、联想,弥补充实对整体的认识、审美作用。造成一种虚幻的情绪空间和非自然化的自然残缺美,留给体积以外更多的补充空间,体现一种作者情绪化的精神思索与不确定意识及独到的空间思维。反映创作者的个性体验特点。

 

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微博